阿里地区 【切换城市】

首页 > 热门招聘 >新闻内容

芬芳,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,引得打着灯笼,在山

2020年08月29日 16:43

风是多情的。花朵变得更加缤纷多彩,路边山间公园各种小花,一夜之间便把一片片一处处山川河流吹得五颜六色,吹得诗意盎然,吹得舒展酣畅。连多情的小鸟也不愿在花丛打滚,嘴馋的小羊也不忍心张口去啃。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山丹丹花,把天空的云彩的染得霞光满天。阵阵清香,优雅而芬芳,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,引得打着灯笼,在山野荒原中游来游去。特别是那一株株菊花,顶住尘土的飞扬,忍得住周边花朵凋谢的寂寞,耐得住干旱的折磨,在秋风中不顾寂寞和冷落暗自开

相关推荐

加班加到崩溃,我该怎么样逃离这样的苦海?

身处城市的人们本就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面对辞职每个人的理由不尽相同,但都包含了难以言喻的心酸与苦楚。一.工资静止在3500璐璐是一个平面设计师,一毕业就进入了一家设计公司工作,人事告诉她:你没有工作经验,工资只能给你3500一个月。3500扣除掉五险一金以及房租,在深圳基本就是月光。毕竟是应届毕业生没有底气,璐璐就抱着后期或许能涨工资的想法,在这个岗位上干了一年多,案子多的时候能多点补贴工资也会高点,但大多时候工资都静止在3500。让璐璐决定一定要辞职,是因为有一段时间较为空闲时,人事提出意见:要砍掉所有设计师底薪的1/3,等案子多了再补回来。现实就是现实,璐璐意识到当饭都吃不起,房子也住不起的时候,真的没有必要苦苦坚持下去。二.和对象共进退很多人离开某份工作的理由很简单,就是出于家庭和感情因素的考量,小李就是其中之一。小李决定年底要离开深圳,因为她的男朋友想要回老家发展,而且自己本来就不是深圳人。是继续留在深圳为了所谓的梦想每天挤地铁、跟房东周旋,还是跟男朋友回老家过着舒适且平淡的生活,她考虑了很久,但最终还是决定要和男朋友一起离开。小李也犹豫过,但是她觉得,人只能选择当下不会后悔的决定,不管将来如何,起码此刻觉得值了。三.加班加到崩溃刚毕业没多久的盈盈,换了这份工作后简直要被虐哭了,说着不提倡加班的上司确实下班挺早的,但是她却感觉自己永远有干不完的活,周末还常常有临时安排的工作,连着加班了几个礼拜以后,天天都觉得好煎熬。朋友偶尔约个饭,她拼命完成的当天工作,想要早点下班,但临近下班时还是会有新的工作安排,无奈的盈盈只能一次次回绝朋友们的约会,日子久了,朋友们聚会也自动忽略了盈盈。有时候她会问自己:是不是我太娇气了?只有我觉得这种日子太难熬吗?又一次周末加班加到心态崩了,她狠狠哭了一场,开始怀疑自己坚持的理由。四.努力得不到回报大兵在一家公司担任销售职位,工作一直勤勤恳恳,公司今年好几个大案子都是他们部门拿下的,本想着到年底应该公司会表扬他们部门并且有相应的奖励,但是出于某些内部竞争和其他的缘故,人事却通知大兵他们经理,这年的年终奖没有他们部门的份。年终奖对于大兵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,年初时大兵就发誓今年好好努力,年底拿了年终奖就换一个好点、近点的房子,但最后这个愿望还是落空了。辛苦了一年,却连年终奖都没拿到,沮丧的大兵还是选择了放弃。年底到了,有人说,拿了年终奖就该走了,也有人说,再看看吧,也许明年就好了。再怎么努力也跟不上房租上涨的速度,再怎么奋斗也逃离不了起早贪黑挤公交的命运,是很多在城市漂泊异乡人的感慨。如果说决定离开深圳的租客们有太多遗憾,那么其中一定包含租客网给予他们的温暖。租客网从“单边收费”,以不收取中介费等一系列费用减轻租客经济负担,到推出“租客惠”优惠买单,让租客享受到档次更高、更优惠的生活,以及“全民合伙人”为所有租客提供一个新的创业赚钱机会。租客网一直努力在降低租客经济负担的同时,让租客的精神也得以享受,以租客的需求作为平台发展的核心。不管你是继续坚守原地,还是有新的规划,相信,租客网都会一如既往为我们提供如家一般的温暖!

2020年08月19日 10:29

连咖啡关店潮持续,行业洗牌在即

本篇文章2980字,读完约8分钟瑞幸咖啡还身处财务造假的漩涡中,另一个咖啡连锁品牌连咖啡也陷入了关店潮。6月3日,新京报记者发现,连咖啡仍在连续关闭门店。连咖啡方面此前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公司正在业务转型,并不是资金链断裂。业内人士称,连咖啡这类以互联网思维做咖啡的企业,此前扩张太快,并没有很好地遵循经营本质。关店潮继续6月3日,新京报记者查询大众点评发现,北京地区目前能够检索到18家连咖啡门店,而这一数字在上个月是21家,且目前正常营业的门店也仅有2家。新京报记者拨通连咖啡北京惠新西街店电话,该电话显示正忙,拨打金宝街店电话时,固定电话显示是空号,剩余店铺也均显示暂停营业的情况。早在4月底,新京报记者就曾发现,连咖啡旗下多家门店已经关闭。当时新京报记者在大众点评发现,连咖啡在北京地区可以检索到21家门店。其中连咖啡CoffeeBox金宝街店显示“已休息”,该门店电话拨打过去,提示为空号;望京西苑店、慈云寺店、惠新西街店显示“休息中”,其备注的电话一直正忙;连咖啡当代商城店显示营业中,但未公布电话。其余连咖啡门店,均显示暂停营业。据报道,上述显示暂停营业的北京门店,有的并非是暂停营业,而是已经关闭。包括万达广场CBD店、望京SOHO店在内的几家门店处于撤店状态,相关装饰已经拆除。望京SOHO企业形象店,则已经有新的店家入驻。此外,在大众点评中,连咖啡在上海的37家店铺中,仅有15家还在正常营业;深圳的12家门店中,仅1家还在营业;广州的10家门店中,也仅有1家门店还在营业。值得注意的是,2019年年初,连咖啡曾对其位于北京、上海的门店进行了整体优化,关闭了30%-40%的咖啡站。调整之后,北京从高峰期的60多家缩减至20多家门店。对于当时的关店潮,连咖啡方面2019年3月回应新京报记者称,因2018年12月底到2019年1月初进行了30%的提价,随后出现一批负毛利的咖啡门店,公司为尽快恢复盈利模式,关闭了这些门店。连咖啡方面当时称,“关闭的站点多数是盈利状况欠佳、品牌形象无法满足继续发展要求以及硬件条件落后的,且以覆盖范围重合的店为主,实际的覆盖范围损失在5%左右。”而对于当前门店的状态,连咖啡方面表示,目前公司的调整都在按计划推进中。今年4月29日,连咖啡方面曾就关店回应新京报记者称,公司运营一切正常,关店有一部分是因疫情原因,也涉及一些业务转型,但目前阶段还不能对外。“我们会在事情初步有结果的时候第一时间和你们通报。”曾大肆扩张连咖啡创立于2014年,早期通过提供星巴克、Costa等品牌咖啡外送服务积累用户。2015年8月,连咖啡剥离星巴克等第三方品牌的咖啡外送服务,推出自有品牌CoffeeBox的咖啡外卖。与传统咖啡品牌线下开连锁店注重体验和提供第三空间不同,连咖啡做的是自有品牌咖啡外卖服务。依据其用户积累,连咖啡在消费者需求密集的商圈或园区内开设一个小型门店(即站点)生产咖啡,做咖啡外送和自提,并利用社交裂变获取用户。2016年4月,连咖啡宣布获得由华策影视领投的5000万元B轮融资。2017年,连咖啡发布超过30款咖啡饮品,还推出防弹咖啡、粉红椰子水等爆款饮品。它还在当年“双十二”期间创造了单日峰值接近40万杯的纪录,相当于星巴克1000家门店单日销售量。更关键的是,2017年底,连咖啡在北上广深的100多家咖啡站点已实现盈利。根据连咖啡2018年12月公布的数据,当时已在北上广深开了400家门店,这意味着其在2018年至少开设了200多家门店。连咖啡当时还表示,计划2019年初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杭州等一二线城市的核心区域,陆续开设50至60家形象店,增强用户体验,望京SOHO店就是第一家。2019年,连咖啡高歌猛进的姿态并未持续太久,大量站点关闭,形象店的未来也被打上了问号。瑞幸咖啡的横空出世,让连咖啡措手不及,同样也是打着烧钱补贴的策略进行用户吸纳,但连咖啡显然没有瑞幸咖啡财大气粗,一夜之间,用户手中的“小黄杯”变成了“小蓝杯”。遭受到瑞幸咖啡的追击,连咖啡开始选择另一条“求生之路”。2019年4月,连咖啡完成2.06亿元B3轮融资,由连咖啡创始人王江和张晓高、启明创投、高榕资本联合投资。当时连咖啡CMO张洪基表示,为了保证连咖啡在不低于同类型品牌的销量的情况下,可以维持盈利状态,稳定现金流,连咖啡没有开启大规模的线下扩张计划和补贴活动,而是选择“温水煮青蛙”。而关于连咖啡最新的合作消息,则是去年9月,中石化易捷发布全新品牌“易捷咖啡”首店落户苏州。而中石化易捷选择的合作伙伴正是互联网咖啡品类的先行者“连咖啡”。有业内人士指出,连咖啡最大的问题没有专业团队相助,特别是研发和核心技术团队缺乏咖啡和饮品的相关技术背景。对咖啡行业并不熟悉,后期缺乏创新,没有稳扎稳打。再加上曾一度过度补贴市场,推出的咖啡钱包等业务大量透支了后续的业绩。对于其业务的转型,能否帮助渡过难关,也很难说。咖啡行业洗牌在即咨询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(Frost&Sullivan)数据显示,2018年中国人均咖啡消费量6.2杯,与发达国家相比依然处于较低水平,仅为德国的0.71%,美国的1.6%,中国咖啡市场空间还有巨大潜力。消费品行业资深投资人吴晓鹏也表示,咖啡本身对新消费人群在口感和精神需求上都很讨好,具有“中高客单价、高频次、高毛利”特点,咖啡行业确实存在大的机会。面对潜力巨大的中国市场,不少企业也都跃跃欲试。加拿大咖啡连锁品牌TimHortons(简称“Tims”)日前宣布,已获得来自腾讯的数亿元级别投资。这个目前在中国市场仅有近50家门店的连锁咖啡品牌,计划利用这笔资金进一步扩大数字基础设施建设,加速数字化升级,同时迅速开设更多门店。业内人士认为,腾讯的这一动作,预示着中国咖啡市场的新格局正在形成。此外,其他咖啡品牌也动作不断。行业老大星巴克则开始与包括阿里巴巴、腾讯等在内的巨头合作,进行数字化运作。COSTA不满足于连锁咖啡业务,开始布局即饮咖啡,并推出了随享装即饮咖啡,而这是继去年6月在品牌发源地英国推出即饮咖啡后,COSTA专门为中国市场定制的全新即饮系列产品。吴晓鹏表示,星巴克、COSTA、太平洋等咖啡连锁品牌一直也没闲着,也想扩大规模。在这些老牌咖啡努力摸索人群偏好和小心试错的过程中,突然来了一批互联网思维的咖啡创业者,但目前看来,这些互联网咖啡品牌没有很好地遵循咖啡企业经营本质。

2020年06月05日 14:20

复产复工推动租赁行业迅速回暖,企业注册量环比上升427%

疫情对各行各业来说都是一场大考,不少企业都面临着运营难题。对于房屋租赁行业来说,原本春节是客户换房、新签的高峰期,疫情的突然到来让这一行业几乎停滞。为了在疫情期间存活下去,不少房屋租赁企业推动断续优惠政策解租客燃眉之急,也有不少企业在这个冬天死去,不过我们终究盼来了春天。2019年我国流动人口规模超2.5亿,其中租赁人口近2个亿。企查查数据显示,我国共有172万家房屋租赁相关企业,其中在业存续的企业为146万家。受到相关政策激励和人们生活消费习惯转变等因素影响,近五年我国房屋租赁企业注册量呈现几何式增长,并于2019年创下注册量新高,达36.7万家企业,较2018年增长了32.5%。与人口流向相关,房屋租赁市场主要集中于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等经济发达地区及沿海地区,企查查数据显示,山东为我国房屋租赁企业数量最多的省份,广东、江苏次之。虽然我国房屋租赁市场规模正在逐渐扩大,但企业质量依旧良莠不齐,注册资金低于500万的租赁企业占据了总量了60%,而注册资金在5000万以上的企业仅占据了8%,租赁行业头部企业与中小企业资源呈现不均匀分布趋势。在国家政策支持下,房屋租赁行业正在迎来金融深化的变革,不少人意识到金融资源才是未来房企发展的核心,更多的金融思维、金融潜力、金融资源正在融入房屋租赁市场。企查查图表显示,日前共有310起有关房屋租赁的投融资事件,其中天使/种子轮占据市场12%份额,新三板/上市则占了6%。受疫情影响,今年1月和2月我国房屋租赁企业注册量均低于往年同期,2月企业注册量仅为5550家,同比降低55%。但房屋租赁是一个充满活力的行业,疫情的影响把租房形式从“短时间高峰”转变成“阶段性长时间稳定”,今年3月份企业注册量迅速上升,达到往年同期水平,较2月环比上升427%。全国各地复产复工的步伐加快,返程人员逐渐增多,房屋租赁市场正在迅速回暖。长租机构头部企业自如数据显示,3月用户续约率相比过去一年提升了约10%,成为近一年历史高点;业内人士也表示,虽然今年复工租房潮同比往年略有延后,但房屋租赁市场热度正在回升,146万家企业的春天正在到来!

2020年04月16日 01:48